失物招领网微博
爱心公益在行动
公益网站.无需注册。
即时发布酬谢与本站无关,完全公益。
为失主尽快寻回遗失物品。
鼓励拾金不昧行为的更好落实。
主题类型:
关 键 字: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 相关信息

讨论题:有偿招领是不是对道德的背叛?

拾金不昧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一直被歌颂了千百年。可是,现如今的中国,还要提倡吗?      

对于有偿失物招领能够修补传统美德的观点,我们难以赞同:将过去属于道德范畴的事情,改为操作生意的模式,这只能向社会灌输利益至上的思想,又怎么会利于提高整体道德水准呢?    
 
“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,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。”——这首耳熟能详的儿歌告诉我们一个简单的道理,那就是拾金不昧。不过,一个名为“贵州失物招领网”的网站却要颠覆这一观念,他们提出,失主通过网站找回失物应支付给网站及拾获者一定报酬。
 
其实,类似的有偿失物招领并不鲜见,开办一个“有偿失物招领公司”,据说生意还挺红火。     
 
那么,该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出现呢?我们认为,这是一种行之有效的现实举措,可以最富效率地替失主挽回损失。当然,它与道德并无关联。   
 
拾金不昧是咱们中国古老的社会公约,一旦背弃,再怎样有理有据的说辞,也无法圆满。比如有人搬出《民法通则》和《物权法》,来支持有偿招领失物所具有的道德属性。的确,上述法规中倒是有以下条款,即拾得遗失物、漂流物或者失散的饲养动物,应当归还失主,因此而支出的费用由失主偿还;权利人领取遗失物时,应当向拾得人或者有关部门支付保管遗失物等支出的必要费用。可这仅仅是表述这一行为的合法性,与道德何干?至于有些评论将之称为“善有善报”的体现,就更是混淆概念了。说白了,无非就是捡到东西挣点儿好处,没必要引经据典寻求理论支撑,给这种逐利行为硬披上一件道德的外衣。     
 
对于有偿失物招领能够修补传统美德的观点,我们同样难以赞同:将过去属于道德范畴的事情,改为操作生意的模式,这只能向社会灌输利益至上的思想,又怎么会利于提高整体道德水准呢?    不可否认,只要不违反相关法律,这种有偿失物招领机构倒也真有存在的价值,时代在变化,过去老人摔倒了大家抢着搀扶一把,现在做这事儿则需要极大的勇气;同样,过去捡到东西交给警察,或者呆在原地等失主,现在就名正言顺地把“道德”货币化,不管你心里舒服不舒服,这就是现实。你尽可以回味儿歌里的浪漫画面,反思自古以来的“道德”定义是否有所偏颇,对世风日下颇感无奈,可在现实语境下,金钱无疑是办理多数事情的终极手段。当人们捡到东西,不知道为什么不想交给“警察叔叔”了,而很忙的“警察叔叔”也基本上没工夫管这种闲事儿的时候,要最大限度地防止捡拾者“据为己有”,有偿失物招领也算是一种办法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可不可以为“好事”明码标价?    
 
这不是一个虚拟的命题,据报载,近日许多地方都出现有偿失物招领公司,就正朝这个方向努力着——失物都是环卫工送来的,收取费用后立即给环卫工人提成约30%;公司收费
 
也并非漫天要价,譬如公交卡、银行卡20元;营业执照、机动车牌100元;代金卡、电话卡按照金额或者余额收取40%的费用。很具体,不一而足。     
 
众所周知,拾金不昧是一种传统美德,而“有偿招领”则将其物质化、公司化了,争议鹊起,自然难免。国人对传统美德的眷念,从足球译名中即可见一斑,我们喜闻乐见的“意大利队”,早先的港译是“义大利”,事实上更为妥帖,也别有深意。此外,从民间的“关公崇拜”潮流来看,亦可见道德、忠义之于一个社会的重要意义——凤凰卫视主持人王鲁湘曾明确表述:官场社会结构是纵向的,由“忠”来维系;民间社 会则是横向的,这个“陌生人组成的社会”,用“义”来支撑。     
 
从这个角度看,江湖道义并不是虚无的,它的潜在价值其实不容低估。    
 
尽管如此,我仍为“有偿招领”叫一声好。因为它虽然挑战了我们原有的道德观,本意却绝不是要去颠覆之,而是试图对传统美德进行切实的、必要的规范化、量化。“有偿招领”对于给我们这个社会带来的积极意义,显然远胜于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清咳数声„„而且,翻开中国人的历史,“有偿招领”也从来没有被列入过对立面,春秋时期“子路受而劝德/子贡让而止善”的典故,至少说明孔子对此颇有先见之明。    
 
事实上,不仅做好人好事需要规范化,中国社会的许多旧习俗亦需要如此。比如“任人唯亲”,尽管古来就是一种明确的批判对象,为众人所鄙视,但时至今日,这一现象仍此起彼伏。      如果道德领域的那些事也可以规范化,下列尴尬应该就可以避免——你见义勇为,英勇负伤却要操心自己的医药费;你扶起路边摔倒的老人,最后却不得不以肇事者的身份被押到医院缴费窗口,是的,人们总是呼唤着“江湖道义”,危难时刻都满心期待着得到道德光辉的照耀,什么都没做,然后发现道义正在消失,江湖仅供凭吊。    
 
所以,何必对“有偿招领”嗤之以鼻?你想做真雷锋,大可以不领取,或者领了捐给希望工程。质疑“有偿招领”本身,一叶障目罢了。      
 
众所周知,拾金不昧是一种传统美德,而“有偿招领”则将其物质化、公司化了,争议鹊起,自然难免。可背后的民意却指向质疑的一面。有网友指出,“有偿失物招领”、“公交车让座奖”、“奖励不闯红灯者”,用钱买来的是真善美吗?也有人指出,拾金不昧的传统丢失了,道德充满了铜臭味。更有人苛刻地说,要是雷锋活在现代,早就是亿万富豪了。这些话语中,无不充斥着对有偿失物招领的不屑,而其手上的利刃,也不过是道德的枷锁。道德本该是让人认可的,能引起强烈共鸣的一种自律行为规范,可如今居然成无形的枷锁,只能说,这是对道德的一种误读,也是一种道德乌托邦。    
 
它虽然挑战了我们原有的道德观,本意却绝不是要去颠覆之,而是试图对传统美德进行切实的、必要的规范化、量化。“有偿招领”对于给我们这个社会带来的积极意义,显然远胜于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清咳数声。而且,翻开中国人的历史,“有偿招领”也从来没有被列入过对立面,春秋时期“子路受而劝德/子贡让而止善” 的典故,至少说明孔子对此颇有先见之明。
 
关于利益对道德的调控,一般分为两种:一是自发形成的机制,即社会成员之间的互相约束的道德行为;二是社会干预机制,即社会或国家设立具有明显导向性的利 益赏罚制度。有偿失物招领公司,无疑属于后者。只要我们不是抱着道德乌托邦的态度,而是以现实的态度来看的话,就应该承认利益对道德的激励作用,就应该看到,对道德的奖励,并不是鼓吹唯利是图,也不是否认道德本性,而是对民间自古流传“善有善报”等朴素观念的一种倡导。    更何况,我国《民法通则》第七十九条明确规定:拾得遗失物、漂流物或者失散的饲养动物,应当归还失主,因此而支出的费用由失主偿还。《物权法》也规定, “权利人领取遗失物时,应当向拾得人或者有关部门支付保管遗失物等支出的必要费用。”这说明,有偿失物招领公司是有法可依的,而且相关部门能够批准下来, 充分显示出存在即合理的特性。至于拾金不昧,不过是一种崇高的道德乌托邦。    
 
其实,不仅仅是我国,在国外,失物有偿招领也很正常。在日本、德国等发达国家都形成比较成熟的行业了,被称为“报失业”,且均有立法支持。日本法律规定,接受物品返还的人,应向拾得者给予不少于物品价格的5%至20%的酬金;德国民法典规定,遗失物价值不低于100德国马克时,有权获得报酬。这印证了伦理学大师约翰•密尔“在一切道德问题上,我最后总是诉诸功利”的名言。显然,“有偿失物招领”并不悖于情理,也不偏离法理。至于其饱受质疑,还在于我们对道德本身认知的偏颇。      
 
张元山说过:“道德是人类文明的大地,而不是人类生活的天空。让所有的人都在坚实的道德基础上自由舞蹈,这才是人类文明的目标。”由此可见,道德并不是乌托邦,而是每个人都能自由舞蹈的阵地。有偿失物招领公司,绝不会让道德变质,相反,对于挽救当前的世风,其所倡导的理念还具备一定的积极效应。 
 
道德生态的保护,需要褒奖措施的激励。有偿招领值得一试,与其取缔,不如监管。让人担心的是,有偿招领公司会不会成为小偷销赃的渠道。有偿招领,应当在公安机构登记备案,同时由市场管理部门设置收费门槛。 因此,失物招领成为有偿,在我看来不是对道德的背叛。(来源百度文库)
当前第1/1页 [首页] [上一页] [1][下一页] [尾页]
上一篇:解读习近平讲话:中国城市未来如何... 下一篇:迄今最全的失物招领网站集合